低音周报第001期:2024年2月10日(文字版)

收听音频版本,请访问这个页面


大家好,这里是“低音周报”,“低音”带你回顾一周世界大事。

今天是 2024 年 2 月 10 日。无论你身在哪里,当你听到这期节目的时候,都已经来到农历甲辰年的正月初一。我先在这里祝大家龙年吉祥,阖家安康,万事顺利!

一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:西方批中国打压人权,促改善港疆藏状况

1 月 23 日,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四轮普遍定期审议上,美国、加拿大等国家针对西藏、新疆、香港人权以及打压记者律师等议题上,对中国提出批评。中国回应称,这些都是“攻击和抹黑”。

“普遍定期审议”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个机制,每五年会对成员国的人权纪录进行审议。被审议国家会先发表国家报告,每个国家有45秒的时间对被审议国进行提问或建议。

会议前一天,路透社发表独家报道称,中国一直在游说非西方国家,让他们在会上赞扬中国的人权状况,甚至为这些代表们提供了发言要点。一位非洲国家外交官告诉路透社,他会照北京的要求去做。

中国人权状况正在逐年恶化。据纽约时报统计,在香港,自港版国安法颁布后,已有超过两百人被捕,另有三千人因反对政府,被以其他罪名起诉。对记者、律师和人权行动者的打压变本加厉。对异见人士的打击报复,甚至扩大到了他们的家属身上。

二、山东法院判处女权活动家李翘楚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

就在这周,2 月 5 日,山东省临沂市中级法院就以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”罪,判处李翘楚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。李翘楚是中国的女权行动者,劳工问题研究者,和法律学者许志永是情侣关系。上个月,她在狱中度过了 33 岁生日。

2019 年的“厦门聚会案”之后,多名参会的学者、律师被捕,其中就包括许志永。李翘楚受到牵连,在 2020 年经历了四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,罪名就是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”。2020 年被取保候审之后,她在自己的社交帐号上发表多篇文章,披露自己被监视居住的经历,揭露许志永所在的看守所环境恶劣,同时也声援其他被捕人士。2021 年,她被北京警方约谈,之后被山东警方刑事拘留。一年后,她被以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”起诉。

Facebook 上面有一个小组:FreeLiqiaochu,通过这个小组透露出的信息:在开庭当天,李翘楚“因为闭经一年多,不当药物治疗,身形走样,与被关押前判若两人,几乎不敢相认,在监控与羁押下,父母隔空与翘楚挥手,这是三年以来第一次得见翘楚一面。审判现场有便衣等不明身分人士在场,宣判后法官及其他工作人员迅速撤离,并没有当庭执行询问翘楚本人是否服从、是否要上诉的程序。父母当庭索要判决结果,坚持一个多小时,遭到法庭阻挠,后续判决书交给律师,父母至今未拿到判决书。律师下午会见完翘楚大约3:30已经提交了上诉申请,家属与律师表示:坚决不服从判决,坚决上诉。”

低音的“拒绝遗忘”栏目在去年制作了一期李翘楚的故事,感兴趣的听众可以在“低音”官网或播客主页找到这期节目。

三、北京法院判处澳大利亚华裔作家杨恒均死缓

在李翘楚宣判同一天,北京一家法院以“间谍罪”判处澳大利亚籍华裔作家杨恒均死罪,缓期两年执行。杨恒均今年57岁,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,他曾为中国国安部工作十多年。2000 年,入籍澳大利亚。据他的朋友称,他在那时就与中国国安系统断了联系。此后,他在中文网络上撰写博客,推广民主运动,并因此获得了一个外号,“民主小贩”。2019 年,他从广州入境中国时被带走,并一直被羁押至今。

杨恒均自称在羁押期间遭到了折磨。2021 年,他在一份狱中声明里说,头六个月“非常糟糕”,“他们对我用刑”。

他在香港出版了间谍小说三部曲。书中的主人公是一名中国情报人员,也姓杨,卷入了“中美间谍战”之中。而在中国互联网上,杨恒均就是因为这三本间谍小说而“暴露”的。

近年来,中国当局把“国家安全”视为重中之重,并在民间掀起群众运动,甚至幼儿园教师都被组织起来,学习“反间谍法”。去年 7 月,中国修订了《反间谍法》,扩大了对间谍行为的定义,并对举报间谍人给予奖励。在官方宣传中,外国人是要被高度警惕的。与此同时,中国政府又在大力鼓励外资和外商进入,试图塑造一个坚持开放的形象。这种大规模政治运动,势必会对开放形象产生严重冲击,损害经济利益。

四、A 股大跌,中国股民涌入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哭诉

但如今的中国经济,确实处于下滑趋势中。虽然中国官方称,中国去年 GDP 增长速度达到了 5.2%,达到预期,但中国股市对这个数字并不买账。上周,A 股经历了连续五天的下跌,2 月 2 日,差点跌破 2700 点大关。当天,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呼吁保育长颈鹿。这篇文章底下突然涌入大量中国股民,宣泄对中国经济的不满,甚至请求美国救救 A 股。BBC 在 2 月 5 日的一篇报道中把这篇长颈鹿保育文章称为中国股民的“哭墙”。但到本周一,大部分评论已被删除,而热度最高的是带有反美情绪,或是说“我爱中国”的评论。

“长颈鹿哭墙”的出现并非只是简单的网络行为艺术。疫情期间中国严苛的封控政策,对经济造成了严重打击。放开管控之后,中国经济依旧未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。在封控放开初期,各国分析师和企业都期待中国经济能够迅速反弹,但反弹始终没有到来,反而掩藏已久的结构性债务问题正在一一爆发。曾经的巨无霸房地产企业,比如恒大、碧桂园,都因天量债务而濒临崩溃。

经济下行时,中国政府却加强了对言论的管控。去年 12 月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,“要加强经济宣传和舆论引导,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”。同月,国安部微信公众号发文,称要警惕和坚定打击唱衰中国的言论。一时间,财经博主人人自危。股市大跌,无处可以宣泄的股民们,在长颈鹿下哭诉渺茫的未来,这是可以理解的无可奈何。

五、冰冻雨雪天气扰乱中国春运

就在 A 股下跌、股民哭诉无门的同时,春节悄然到来。然而雨雪天气却正在扰乱春运出行。湖北是连接多省的交通枢纽,大范围的冻雨和大雪导致交通中断,大量旅客滞留,有数千辆车堵在高速上。中国国务院称,预计在 40 天内,大约有 90 亿人次出游或探亲。中国春运交通已经发生了结构性转变,传统的铁路、民航等出行人次大概是 18 亿,其余 80% 都将是自驾车。

自 2019 年新冠疫情以来,这是社会恢复正常后的第一个春节。“低音”在此提醒各位,冬天开车,注意安全。

六、足球明星梅西缺席香港比赛,但在日本上场,被指“辱华”

春节前夕发生的另外一件事,对梅西的中国球迷来说,或许会过得五味杂陈。他们或许不得不在偶像和民族情绪中作出选择。2 月 4 日,梅西所在的美国迈阿密国际队与香港明星队举办了一场比赛,比赛场地在香港大球场,四万个座位座无虚席。但梅西并未上场。愤怒的球迷发出全场嘘声,并要求退票。三天后,在日本对阵日本职业联赛球队“神户胜利船”,梅西上场了三十分钟。在日本比赛当天,梅西的微博账户发文,称因腹股沟有伤,所以没在香港上场,对此表示遗憾,并希望能有天再次访问香港,上场比赛。

梅西微博发文并没有浇灭球迷的怒火,整件事开始往政治化方向延烧。香港特首李家超 2 月 6 日称,特区政府要求主办单位做好事件解说工作。香港体育协会暨奥委会副会长霍启刚在同一天于微博发表长文,炮轰梅西和球队,是在香港球迷“伤口上撒盐”。2 月 7 日,行政会议召集人叶刘淑仪在 Twitter 上发文,称“香港人憎恨梅西、国际迈阿密和他们背后的黑手”。立法院议员何君尧称梅西的行为是“辱华”。

体育被政治化并不是什么新鲜事。在民族主义情绪逐渐浓烈的中国,体育,文娱,甚至时尚,都会变得敏感,稍有不慎,就会遭遇上纲上线,直到侮辱国格的程度。2021 年,就曾有数个国际知名品牌被批“辱华”。东京奥运会期间,一位获得金牌的中国运动员,还因早期发布的耐克球鞋微博,遭到了中国网民的辱骂

七、匿名女士 S 指控八九民运流亡人士蔡崇国性骚扰

本周最后一条新闻,是一件发生在 1 月的事,但它十分重要,我们希望你能关注。

1 月 24 日,一位年轻女性 S 发表公开信,指控八九民运流亡人士蔡崇国性骚扰。2 月 6 日,独立媒体“大声”发布对 S 的独家采访

S 称,1 月 22 日在华盛顿参加完会议回到纽约后,蔡崇国邀请 S 一起去酒店,并抢走了她的行李,试图逼迫她去酒店房间一同过夜。在 S 多次拒绝后,蔡崇国却强行要送她回家。后来,S 的朋友给蔡崇国打了一通电话,这才终止了这场性骚扰。事后,S 向蔡崇国要求道歉未果,1 月 26 日,她向纽约法院提起诉讼。访谈详情,请见“大声”YouTube 频道。

自去年开始,“米兔”运动延烧至民运圈,包括王丹在内的多名民运人士被指控性骚扰。他们的支持者声称,这些指控都是要把他们“批倒批臭”,并用“被政权压迫者”的形象将他们弱者化。但在政权面前是弱者,并不能合理化性骚扰的行为。在性别权力结构中,他们是处于优势地位的强者。他们控制着话语权,影响力,能见度,成为了那个加害别人的人。

以上就是本周要介绍给大家的重要新闻。相关新闻链接,请查看低音网站,或查看本期播客的文字介绍。祝大家新年期间吃好喝好休息好,我们下周再见!


“低音”是一家非盈利的独立媒体,我们希望发出时代的低音,为那些被忽视的社会人群和议题发声,用不一样的方式与这个世界相处。

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.diyin.org ,或者在 Twitter / Instagram / YouTube 等平台关注低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