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音周报第002期:2024年2月17日(文字版)

收听音频版本,请访问这个页面


大家好,这里是“低音周报”,“低音”带你回顾一周世界大事。

今天是 2024 年 2 月 17 日,农历正月初八。不知大家这个春节过得怎么样啊?是不是都回来上班了?

一、民进党不分区立委陈俊翰律师去世

2 月 11 日,台湾律师陈俊翰因疑似感冒引起并发症,于当日凌晨去世,年仅 40 岁。

在刚刚过去的台湾大选中,陈俊翰被民进党列入不分区立委名单,中国 CCTV 前记者王志安在台湾一档节目里模仿陈俊翰,引发争议。

陈俊翰从小身患脊髓型肌肉萎缩症,全身瘫痪,大学时又经历电毯走火意外,双腿截肢。但他不仅完成了台湾大学会计专业的学业,还考入台大法律研究所,荣登 2006 年律师高考榜首,后又赴美国进修,获得密歇根大学法律博士学位。毕业后,陈俊翰返回台湾,致力于人权法律工作。

大学联考时,陈俊翰已无法写字,与大学入学考试中心多次交涉,希望能以口述代笔的方式考试。考试中心称没有先例,不能允许。然而陈俊翰没有放弃,直到学科能力测试考出四科满级分,考试中心终于同意,并修改规定。这一做法和决定,使后来许多身体障碍的考生受益。

在他生前拍摄的竞选宣传片中,陈俊翰说,自己是罕见病患者,认为台湾的身心障碍与权益保障法有必要全面检视,做一个大修改,如果能进入立法院,希望能从事修法工作,更好保障台湾身障人士的权利和福祉。

在王志安模仿引发争议后,陈俊翰回应称,希望王志安可以“检讨反省自己过去对于障碍者的刻板印象,这样比较有意义。”

二、中国快艇在金门翻覆,致 2 人死亡, 台湾陆委会称:执法并无不当

同样在台湾,2 月 14 日,一艘中国大陆的快艇在金门海域翻覆,艇上四名船员落海,两人生还,另外两人不治身亡。

台湾海巡署称,这艘船非法越界捕鱼,金门海巡队执行驱离作业。金门海巡队副队长陈建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因为这艘快艇速度非常快,而且蛇行拒检,双方在追缉过程中,有4名大陆渔民落水。经过我们现场立即抢救,两名落水人员有溺水状况,先后送往署立金门医院,目前已宣告急救无效。”

中国国台办发言人在周三对台湾表示强烈谴责。她说:“民进党当局以各种借口强力查扣大陆渔船,以粗暴和危险的方式对待大陆渔民,这是导致这起恶性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。”

周四,台湾陆委会作出回应,称经过初步调查,台湾海巡人员“依法执行职务,过程并无不当”,对此次不幸事件,深表遗憾,但“海巡人员为维护(台湾)民众权利加强执法,责无旁贷”,并再次呼吁中国大陆“能对对岸人民类似行为加以约束”。

近年来,两岸关系逐渐成为国际广泛关注的话题。中国大陆对台态度日渐强硬,2021 年十一期间,两天之内就有将近 80 架解放军飞机进入台湾航空识别区,几天后,习近平在纪念辛亥革命 110 周年大会上说,“凡是数典忘祖、背叛祖国、分裂国家的人,从来没有好下场”。

然而北京的强硬态度强化了台湾人的台湾认同。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一项调查显示,台湾居民自我身份认同为“台湾人”的,在逐年攀升,已高于 60%,而认同为“中国人”的,则掉到 10% 以下。

2024 年 1 月,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赢得总统大选,他是北京眼中的麻烦制造者。两岸关系未来将会走向何方,我们持续关注。

三、香港新疆化?港警装 2000 监控摄像头或加人脸识别

台湾人对北京政权的不信任并不难理解,毕竟香港是个最好的例证。

2 月 11 日,香港警务处处长萧泽颐在无线电视访谈中披露,港府计划今年在香港安装超过 2000 部闭路电视,下个月起率先在政府建筑物安装 615 部,其后会在一些罪案黑点和人群聚集地点安装,目的是防止罪案、人群控制、维持公共安全和秩序,防范国家安全罪行。记者问他,闭路电视是否会使用人脸识别技术,他说市民无须担忧,警方一定会依法行事。

12 号,他又补充说明,称其他国家和地区都已安装大量闭路电视,比如英国有 730 万,新加坡有 9 万,澳门也有 1700 部,香港人口稠密,警方希望能借此提升治安水平。评论人士担忧,香港警方此举会侵害公民隐私,并可能用于监控和打击持不同政见人士。

四、全球第二大律所隔离中港资料,防港警借 23 条读取国际客户资料

自 1 月 30 日起,港府就《基本法》第 23 条立法进行公众咨询,为期一个月。文件中多个内容引起广泛关注和担忧,如“国家秘密”定义涵盖了“香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秘密”,新增“境外干预罪”,禁止港人与外国及台湾政治组织联系等。

2 月 15 日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引述消息人士称,全球第二大律所瑞生律师事务所已经通知员工,自本月起,香港员工除非获得特别授权,否则不能浏览公司的国际数据库。

报道,瑞生创立了一个新的“大中华区数据库”,以便香港和北京办事处共享资料,但与亚洲其他地区数据库进行了切割。

政治已经彻底改变了东方明珠,人们担心,香港正在一步一步变成内地常见的大城市,正如《纽约时报》所说,“只是经济引擎,异见会被立刻扼杀”。

2 月 12 日,摩根斯坦利亚洲区前任主席斯蒂芬・罗奇在《金融时报》上撰文,标题为《我很痛心地说,香港已经完了!》(It pains me to say Hong Kong is over) 他指出,香港发展受到三个因素影响,本土政治、中国因素和中美关系。前任特首林郑月娥推动的《逃犯条例》修订是个错误,开启了大规模民主抗议浪潮,北京的镇压接踵而至,给香港的自由蒙上阴影。中美关系自贸易战之后越发糟糕,香港被夹在中间,但这不是香港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。

五、中国通缩警报:居民消费价格创 14 年来最大跌幅

另一个香港无力左右的是中国因素。中国经济如今深陷结构性问题的泥淖中,庞大的债务,萎缩的人口,还有通缩。

上周,中国统计局发布数据,一月份 CPI,即居民消费品价格指数,下降 2.6%,创下自 2009 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。一月份 PPI,即生产者价格指数,同比下降 2.5%,比上个月降幅小幅度收窄,但这仍是连续第十六个月下降

这里为大家简单解释一下,通缩意味着消费疲软,厂商为了能把商品卖出去,不得不降价,消费者为了获得更低价格,会选择推迟消费,致使商品价格进一步下跌,挤压厂商的利润。为了控制成本,厂商只好减少产量,降薪,裁员,人们对未来收入预期悲观,更不愿意消费。这样便形成恶性循环。

虽然官方不承认经济进入了通缩,但我们还是能在官方话语里找到端倪。比如 2023 年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称中国经济“需要克服一些困难和挑战,主要是有效需求不足、部分行业产能过剩、社会预期偏弱、风险隐患仍然较多,国内大循环存在堵点,外部环境的复杂性、严峻性、不确定性上升。”

经济观察家和华尔街都在期待中国政府拿出更强有力的刺激政策,但到目前为止,官方还未有真正有力的刺激政策。去年七月,为了鼓励民营企业发展,国务院在 7 月 19 日下发了《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》,总共 31 条。但《纽约时报》一篇文章表示,民营企业家对这些并不买账。文中,一位企业家说,“信心问题的核心是政府的信誉问题”,“中国政府在过去几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信誉。如果政府真想挽回局面的话,至少要为自己的错误道歉。”

接下来三条是国际新闻。

六、保护卫士启动“反引渡中国援助中心”

位于欧洲的人权组织“保护卫士”本周宣布,启动“反引渡中国援助中心”。该中心目标是协调国际组织,阻止引渡和遣返中国人权捍卫者,并为法律从业者、政策制定者和媒体提供相关信息,为寻求政治庇护的人权捍卫者提供资源。

该中心官网上写道:“此前,此类详细资讯和证据仅适用于那些,有能力聘请大量且成本高昂的专业法律辩护团队,和能够并且愿意直接向保护卫士寻求援助的人。新设的援助中心将为所有需要的人提供平等的法律咨询服务。”

保护卫士创办人和主任彼得・达林(Peter Dahlin)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说:“自 2019 年以来,我们就一直在处理引渡问题,意识到法庭人员、法官、检察官和法律辩护人对中国引渡案件的知识严重缺乏。”

2019 年,香港开始实施国安法,此后国际社会对中国引渡案的态度发生显著转变。英国、澳大利亚等国相继暂停或中止了和香港的引渡条约

七、印尼举行总统大选,初步点票结果显示国防部长普拉博沃胜出

2 月 14 日,印度尼西亚举行了总统大选,根据非官方快速计票,前特种部队指挥官、现任国防部长普拉博沃赢得选举,现任总统佐科・维多多向他表达了祝贺。普拉博沃的竞选伙伴,也就是副总统候选人,是现任总统维多多的大儿子,年仅 36 岁的吉伯朗。吉伯朗也将成为印度尼西亚史上最年轻的副总统。

但法国世界报记者布鲁诺・菲利普撰文称,尽管普拉博沃此次选举期间将自己塑造成和蔼的爷爷形象,但其实他有着非常不光彩的经历。他是印尼最后一代独裁者苏哈托的女婿。苏哈托执政期间,普拉博沃在军中担任要职。东帝汶抵抗运动时期,他领导了多次镇压行动。联合国一份调查记录显示,1983 年 9 月 16 日,普拉博沃的手下处决了一群游击队成员和家人,其中包括了妇女和儿童。1998 年印尼民主化之后,普拉博沃只是流亡国外,但未受到追究,甚至在返回印尼之后三度参选总统。

包括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在内的许多媒体担心,普拉博沃这样曾经侵犯人权的铁腕将军当选印尼总统,是否有可能导致印尼的民主动荡和倒退?如果按人口计算,印尼是全世界第三大民主国家。印尼的民主运作是否正常,会给全世界带来很大影响。

八、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狱中去世

铁腕将军当选总统,确实令人担心。但印尼至少顺利完成了 2024 年的总统大选。在另一个大国俄罗斯,情况却没有那么乐观。俄罗斯将于 3 月 15 日举行总统大选,但在距离总统大选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候,该国最有影响力的反对派领导人之一纳瓦尔尼却在狱中去世,年仅 47 岁。

本周五,俄罗斯监狱管理局宣布,俄罗斯反对党领袖阿列克谢・纳瓦尔尼在服刑的北极监狱去世。他的死亡原因还在确认中。监狱方称,他在监狱里散步后感到不适,失去意识,抢救无效后死亡。

1976 年出生的纳瓦尔尼是普京的主要反对者之一,并长期调查揭露俄罗斯的腐败问题。2020 年 8 月,他因中毒被送往德国医治。德国医院在他身体里检测出诺维乔克,这是一种发明于苏联时代的神经毒剂。他从德国返回后,2021 年遭到俄罗斯警方逮捕,2022 年 3 月 被判刑 11 年,2023 年 8 月再次被判刑 19 年,累计 30 年有期徒刑。

在启程返回俄罗斯前,他接受了德国媒体的采访。他说:“我要是不回俄罗斯,那不是送了普京一个大礼吗?”(I will not give Putin the gift of not returning to Russia.)

最后,是一条未经证实的消息,但在多个社交媒体传播。新年期间,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发生一起恶性杀人事件。我们会持续关注。

以上就是本周要介绍给大家的重要新闻。祝大家周末愉快,我们下周再见!


“低音”是一家非盈利的独立媒体,我们希望发出时代的低音,为那些被忽视的社会人群和议题发声,用不一样的方式与这个世界相处。

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www.diyin.org ,或者在 Twitter / Instagram / YouTube 等平台关注低音。